我拿什么拯救你医患关系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觉着不错就5星评价哦)

医患关系一直以来是公众关注的焦点。随着网络的发展,伤医案、医疗事故在网络媒体的报道层出不穷。患者到医院就诊时,担心医生看病是否认真,开的药是否过多,有没有误诊等等;而医生们问诊时则小心翼翼,生怕引起患者的任何不满……医患之间犹如紧绷的丝线,不能碰触……

近日,“ICU护士粗暴护理患儿”的视频开始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该事件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再次将医患关系推向了风口浪尖。

据多家媒体报道:贵州省人民医院为一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进行手术,家属称医生告知手术非常成功,但就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的第二天,患儿却不幸死亡。警方调取监控录像发现,监护室护士竟连续猛扇这名患儿耳光。监控视频中,护士数次拍打小女孩的脸部,摇晃她的头,动作粗暴。事件发生后,当事医院很快做出了反应:公开道歉、科室主任停职、护士长撤职、开除当事护士、先行补偿死者家属20万余元。

院方行动如此之快值得人们深思。有人质疑:仅凭已调查的资料真的能定案吗?进一步的充分调查是否必要?如此处理方式是在平息医患之间的矛盾还是会加大医患之间信任的鸿沟?会不会再次让医务人员也让患者都感到心寒?

对视频看法各方存疑?

据悉,事件发生后,贵州省卫生厅派出两个工作组进驻贵州省人民医院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同时组织专家观看相关监控视频并对该护士行为进行研判,认定这是一起严重违反护理规范,丧失医护人员职业道德的事件,并责令贵州省人民医院对发生事件的重症监护室负责人停职,护士长撤职,开除该当班护士。

观看过网上视频的人,大概都会义愤填膺地指责该护士的极端行为。但是,也有人指出,该视频疑似被加速处理过。有电影拍摄常识的人都知道,即使很轻的拍打,加快播放速度后,可以模拟出很重的击打效果。

北京协和医院妇科肿瘤医生谭先杰表示:“我的业余爱好之一是编辑手术录像,如果手术录像加快了速度,再轻柔的动作看起来也很粗暴。”谭医生提出,在抢救心跳停止的病人时,有一种很有效的抢救动作,就是拳击胸前区域。但在一般人看来,这个动作就是给病人胸口一拳。谭医生认为,除医疗需要外,护理人员没有任何理由打患者。

另一位专业人士也提出来看法:“视频分拍摄帧率与播放帧率,当两个帧率一致,所传达的时间真实。但当拍摄帧率较低比如12帧/秒,而播放帧率正常25帧/秒时,动作速度看起来就比原来快一倍。其实大部分监控为了节省空间与传输都把帧率设得比较低(当然我不能肯定医院那个如此)”

该院行政总值班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患方向医院要监控视频,我们就毫无保留地给了他们。但网上的视频是被剪辑后以4倍的速度播放出来的,就显得那个护士的动作特别夸张”。

另据该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护士透露,当事护士学历为大学本科,当初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医院,成为一名编内护士。“专业上能考第一,证明她的能力确实不错。”

Smile医生张强表示,从单个动作来看,应该是医学上常用的拍打唤醒动作,并无不妥,视频看起来有明显的短片重复和加速处理,所以效果大为不同。

有网友称,即使网上流传的这段视频没有加速,也可能经过多种编辑手法处理,有些人为博人眼球,甚至加上了情绪化的旁白和娱乐化的配音。拿这样加过料的视频来“审判”当事护士,是否有失公允?

“迅速”处理是否迫于媒体压力?

该事件曝光后,虽然当事医院发出了《致歉信》,但据知情者透露,在接受医院调查组调查时,当事护士一直在痛哭,并解释当时她的初衷只是给患儿做“唤醒试验”。

对此,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ICU副主任张亦文分析说,“一般全麻病人在两个小时左右是需要进行医疗唤醒的。在平时的医疗工作中,又分为声音唤醒和触摸唤醒。”对于一两岁的小朋友,在进行医疗唤醒时,护士一般是握住孩子的手或脚,适度摇晃,或者拿棉签触碰孩子的睫毛,用手轻捏孩子的耳垂。但是,如果孩子发生了昏睡甚至昏迷,要根据其病情综合考虑,通过简单的医疗唤醒不一定能解决昏睡或者昏迷问题。

这位被冠以“凶残”帽子的护士为什么会扇患儿耳光?“扇耳光”与患儿死亡有何因果关系?答案似乎并不清晰,甚至在连日的新闻报道中也普遍缺乏当事护士的声音。于是,有人提出:即使是犯罪嫌疑人,在法庭上也有律师为其辩护。而在当今医患关系的舆论漩涡中,我们竟然没能听到这位当事人的声音,这样的社会和舆论环境是不是有问题呢?。

这不禁使我们想起今年曾被媒体报道的所谓“缝肛门”事件:深圳某医院一名产妇生产后肛门被缝,原因是助产士嫌红包太少!而随后的调查证实,该助产士只是进行了一次正常的手术,是免费为患者“缝扎痔疮出血点”。而这一正常的专业操作却被外行的民众、媒体误读成了“封闭肛门”。类似的还有所谓“八毛门”等事件。

如今,信息的传播途径越来越方便快捷,微博、博客、网站、微信等都成为信息传播的平台。为求得关注率,有些媒体在报道事件的时候会进行选择性报道,作为新闻热点进行传播。熟不知随后而来的舆论压力会带给当事人巨大影响,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

有网友在网上为当事人喊冤:“护士长和小护士又是社会舆论的牺牲品。病人死了,总要找千般理由,然后逼迫陪钱了事。什么扇耳光,一个小护士跟病人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扇人家耳光?想想都不可能!”

一些专业人士提出:我们的社会是否应当对作为非专业群体的媒体报道医疗专业事件持谨慎态度? 社会是否应该给医学专业的纠纷营造更公平的判定环境? 舆论有没有责任去肩负向公众解释医学无法做到完美更无法避免错误的道理来缓解紧张的医患关系?舆论的压力是否只会造成事件真相的扭曲?医患关系是否已被舆论绑架了?

医患信任能回归吗?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中国医院协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医疗健康管理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委员会委员白剑锋曾在他的博客里这样描述:“在博弈论中,有一个著名的“囚徒困境”。从理论上说,双方互相保持忠诚是整体最优的结局。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双方都选择了背叛对方。眼下,我国的医患关系也陷入“囚徒困境”。过去,患者对医生是深信不疑,如今却是半信半疑。过去,病人只要有1%的希望,医生就会尽100%的努力。如今,即便有99%的希望,医生也会小心翼翼,生怕出现1%的失败率。在这样的防范心理下,医患双方都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医患关系日趋紧张。”

2013年4月18日,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原题:在中国,癌症率上升,但信任依然缺乏。文章指出:中国可能面临癌症危机的首要原因是病人和医生之间的不信任。

关于“ICU护士粗暴护理患儿”事件的争议还在持续,似乎并没有因院方“已经妥善处理”而结束。因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站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如果没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护士对于病弱的患者,做出如此粗暴的举动令人匪夷所思。那么,这位护士为什么动作粗暴?是自身素质太差?心理有问题?还是工作压力过大,有意无意拿患者来宣泄?或者这位护士根本就是被冤枉的?会不会又是个“粗暴护理患儿”门事件?

面对媒体中各种各样的说法和由此产生的不良影响,事件的真实过程和原因以及各种疑问不应该再成为谜团! 简单地处理当事人了事,而不有针对地找到原因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话,类似的事件会不会再来?各种猜测怎样才能平息?长此下去势必进一步加剧医患紧张?大家期待的医患信任能回归吗?

文章来源:环球医学资讯

本博客文章如未特别说明,皆默认采用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协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