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院如何保护医疗人员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觉着不错就5星评价哦)

在每次医院暴力事件后,都有人会说应该“像美国一样”“立法”“门口必须装金属探测器”。其实,美国“医疗暴力”并不比其他行业的暴力更严重,所以法律和行政部门对医护人员的保护并未超出其他行业的,但并不短缺于其他行业。

美国医疗业者的执业安全状况和矿工等行业一样受“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监查

因为美国的普通医疗业并不远比其他职业危险,所以并没有一部类似于《联邦校园安全法》的特别针对医疗场所的安全法律。医疗业者的执业安全状况和矿工、建筑工人等合法业者一样受劳工部“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核查和管理。每年劳工部出版《行业伤害与疾患》年鉴,医疗业者所受的职业病、因职业而起的疾患损伤,在其中都和制造业、矿业等一样按不同分类列出数据,如:伤害的来源(他人无意伤害、他人蓄意伤害、过劳损伤、虫兽所致感染等)、受伤的部位、伤患的种类性质(锐器伤、烧伤、挫伤、化学制剂伤害等)。

美国《劳工关系法》规定,院方必须为员工制定、执行避免工作场所暴力事件的措施,否则会被罚款

虽然医疗业者的安全状况在美国并不特别被公权力优待,但也不特别被公权力忽视。“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发布的《医疗和社会服务工作者防止工作场所暴力指南》中,特别知照了雇主,也就是医院方应尽的法律义务:在《劳工关系法》的规制下,为确保雇主已履行对雇员安全与健康的应尽义务,院方必须制定和执行预防避免工作场所暴力事件的措施。如若不然,将会受到行政部分的处罚。2011年初,美国缅因州一家两年中发生90起病人攻击医生的精神病院被“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罚款6300美元。原因并非因为暴力事件在彼处频发,是因为医院方面没有在明知精神病人危险性和过往教训时,即时推出避险办法和程序,护士和医生也未经避险训练。

医院是否装金属探测器、全天候监控由地区治安与安全记录决定,并非官方规定必须安装

中国有人称美国《医疗和社会服务工作者防止工作场所暴力指南》“规定”医疗场所“必须”安装报警器、金属探测器、24小时监控系统、全天候等。这是对“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权限的误读。“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要确保的,是雇主方确实展现出已履行对员工的法定安全义务,而履行方式视工作场所具体安全环境而定。《防止暴力指南》中提到的金属探测器、全天候监控、“有暴力记录患者限制进入”,只是“职业安全卫生管理局”给雇主提供的备选建议。雇主可以视自身状况决定是否采纳,官方也只能视医院具体条件决定是否强行规制。例如医院出于治安恶劣的地段,或多次被爆窃、械劫,院方就必须采取上述措施中一种或几种才算“履行对员工的法定安全义务”。如果是平静小镇上一家从未出事的小医院不采取那些措施,官方也莫可奈何。
美国医院提升安保措施的侧重点在于融合物理门禁控制系统和电子登录信息数据库

《卫生设施管理》杂志领头的“医院安防调查”虽然在中文网络上被广泛传播和曲解,但其中重点少有人提到:此杂志和“美国医疗工程学会”的专注方向是IT技术在医院管理上的应用,调查实际上也是为门禁卡数据、监控系统、医院管理数据库等产品做的市场调研。调查报告说明了两个结论:美国在医院内的暴力袭击实在不让人担忧,2012年82%回应调查的医院不打算给保安配电击器;美国医院提升安保措施的侧重点在于融合物理门禁控制系统和电子登录信息数据库,紧密加强医院保安部门和IT部门的合作。

网上盛传的“美国医院安防调查”结果解读有误,回应调查的医院近七成医患暴力发生率恒定或为零

中文网络上为了渲染美国对“医疗暴力”防范之严,流传着“2012年,美国卫生设施管理局和美国社会医疗工程发起‘美国医院安防调查’,结果发现2011年23%的医院暴力袭击率、29%的医患暴力行为发生率上升”的“美国袭医事件也多”说法。这个说法很不准确,首先,发起调查的并非美国政府机构,而是一家《卫生设施管理》杂志和“美国医疗工程学会”。其次,中文版说法忽略了杂志2011年问卷调查的“医院暴力事件率”、“医患间在急诊处暴力事件率”、“医患间在非急诊处暴力事件率”中“未发生变化”的比例分别是67%、59%、64%,2012年同样三个指标中“未发生变化”的比例分别是68%、60%、68%。也就是说,前两年回复此调查的美国医院中,常年有六七成是医患暴力事件发生率一直不变。而且此调查将一次暴力事件没发生过的医院也算是“事件数量未发生变化”,所以美国的医院安全状况远比中国人想象得和谐。

在美国做医生不危险,2009、2010年普通医生被暴力攻击比例不到1/10万人

关于美国“医疗暴力”最详实的统计来自劳工部《行业伤害与疾患》年鉴中“医疗、护理类”的“非致命暴力攻击/他人蓄意伤害”条目。劳工部官方网站上公布的包含“医疗类”数据的最新年鉴截止到2010年,2011版年鉴中无医生职业条目,只有护理业。2010年“医疗类人身暴力攻击”中“普通医生”类比例是0.2/10万人、“普通医院/手术设施”类比例是7.7/10万人,之前一年的2009年同类数据中“普通医生”类比例是0.7/10万人、“普通医院/手术设施”类比例是6.2/十万人。 十年前的2000年同类数据中“普通医院”类比例是9.4/10万人。 由此可知,在美国做医生实在没啥安全顾虑,至少不比基金业者更危险:2010年鉴“其他金融信托活动”中的他人暴力伤害比例也是7.7/10万人。

来源:http://view.163.com/special/reviews/osha1031.html

本博客文章如未特别说明,皆默认采用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协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