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暴力伤医应该妥协吗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觉着不错就5星评价哦)

日前,协和医院医生针对日益增长的暴力伤医事件,呼吁「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的本质是人道主义,即尊重个体的尊严,保证个体生命安全是每一个人应有的基本权利。医生应该遵守职业道德,规范行医;同时医患关系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医患之间需要相互尊重。在契约的精神下解决医疗事故。

暴力伤医行为的危害

据悉,目前中国每所医院平均每年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高达27次。医院暴力在中国大陆地区呈逐年增加的态势,近年来有多位医生、护士惨遭病人或其家属杀害。

这些恶性事件不仅伤害了许多医务人员的心灵,造成了职业恐惧和倦怠;同时医务人员对于医疗机构面对医院暴力的不作为和息事宁人态度产生了极度不满,工作积极性严重受挫,许多人甚至产生离职的想法,严重影响了医生、护士队伍的稳定性。

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曾针对医院暴力发布了调查报告,指出「医院暴力会影响到医疗系统的服务供给能力,增加整体医疗费用支出。」因此,医院暴力的危害不仅仅应该受到医疗机构的关注,也应该引起全社会和国家层面的重视。

应引入「医院暴力零容忍」政策

实际上,医院暴力属于工作场所暴力的一种,美国劳工部将工作场所暴力定义为任何发生在工作场所的涉及到身体伤害、骚扰、恐吓的行为或威胁,或者其它形式的威胁破坏行为,它可以是威胁、口头谩骂、肉体攻击甚至是凶杀,它危及的对象包括雇员、客户、顾客乃至访客。这个定义换到医院的环境则意味着不仅仅是医务人员,也包括医院管理人员、病人乃至病人家属都可能是医院暴力的受害者。

对暴力的姑息可能使得所有人都可能是受害者。美国劳工部关于工作场所暴力的预防指南还指出,如果可以确定工作场所暴力的危险因素,雇主采取适当的防范措施可以预防暴力的发生或者能将伤害降低到最低程度,其中最佳的预防措施就是对工作场所暴力采取零容忍政策。

有人认为工作场所暴力零容忍政策只能是西方国家才能推行的政策,那么我告诉你香港和台湾都有类似的运动。有人认为零容忍的提法比较激进,但是我想说的是对于暴力我们不能有一点妥协。

因此,医院暴力零容忍不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政策,也不是头脑一热的冲动。作为医院的管理部门,可以引进手术安全核对制度,可以引进降低院内感染的手卫生制度,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引入保障员工工作安全的医院暴力零容忍政策。

应如何推动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

对于当今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更多人对此无可奈何,只能暗自神伤,乃至不敢直面黑暗。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是真正能够对抗医院工作场所暴力的有效措施,但是让更多的人理解该项政策乃至支持这个政策需要一个公益性的组织来推动。

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得到社会大众理解和支持的前提是医生、护士尽心尽力地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没有这种职业的自律很难赢得病人的真正尊敬。在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里,要相互尊敬才能有和谐的关系。医生不仅要尊重病人,我们的病人也要做到尊重医生!

对于推动此运动联盟的几点建议:

1.广泛性:这个联盟不能只有医生、护士,要赢得医院管理阶层的认可和参与;要争取到理性的病人代表,医院暴力零容忍的最终目标是和谐的医患关系;要有法律界人士的参与;要有国家机器的支持(公安、法院);还有有良心的媒体支持。

2.官家认可:在中国大陆的现有环境下,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上述使命的,但寄希望政府层面主动推行上述政策也是一种痴心妄想。联盟的使命是普及理念、拿出数据,让政府理解到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维护医生、护士队伍的稳定,为了整个社会的稳定,从而默许甚至支持这项运动。

3.多中心:鉴于国家层面对于民间团体的严格管理和中国医生的一盘散沙状况,希望联盟能够在各地自行发展,分散可以避免被打击,至于未来的发展要靠造化,但过于早熟也意味着早期被剪除的风险很高。希望中国医师协会能够领导这场运动,如果他们不出头做这件事情,我们也要先通过民间的努力来推进。

4.有突破点:医院暴力零容忍政策被全面接受需要时日,但找到关键的突破点非常重要。例如,针对在急诊室闹事的醉酒患者及家属,我们可以立法禁止醉酒家属进入医院,既然我们可以立法禁止酒驾,为什么可以放任那些具有高度攻击性的醉酒家属进入医院这种公共场所,导致医务人员、其他病人蒙受袭击的风险;对于醉酒的患者,则应有相应的操作指南,有物理措施和相应的镇静措施,来保证医疗救治过程中的平稳。

5.有韧性、有信念:推进这项事业的人不需要太多,但这些人需要有韧性,能够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们的信念是不只是做这种事情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未来的医生和护士,也是为了大多数病人的权益得到保障。

 

来源:医学界

本博客文章如未特别说明,皆默认采用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协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